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俄罗斯农产品进口演变及中国农产品对俄罗斯出口前景(上) 产生日期:2017-12-22 14:54   来源:《农业展望》2017年第9期    

摘要:分析了俄罗斯农产品进口及中国农产品对俄罗斯出口现状,并进一步探讨了中国农产品对俄罗斯出口前景。结果表明,俄罗斯自2014年实施农产品“进口禁令”以来,其农产品进口的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均出现了一定变化且仍具有较高集中度,主要进口农产品也具有较高或很高的进口市场集中度;近年来,中国对俄罗斯出口比重较高的农产品及在俄罗斯相应类别农产品进口额中所占比重较高的农产品均是中国具有出口竞争优势的农产品,部分类别农产品对俄罗斯出口存在较高贸易关联度和较强出口增长潜力,中国农产品对俄罗斯出口今后总体上仍有较为广阔的增长前景。

关键词:俄罗斯,中国,农产品,市场集中度,出口前景,进口禁令,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贸易强度指数

0 引言

中国和俄罗斯毗邻,两国一直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据中国海关数据,2016年,中国对俄罗斯货物出口373.34亿美元,俄罗斯是中国第九大出口市场和第九大贸易伙伴;据俄罗斯海关数据,2016年俄罗斯对中国货物出口280.21亿美元,中国是俄罗斯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俄罗斯第一大进口来源国。2011年12月16日,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八届部长级会议正式批准俄罗斯加入WTO,而此前为了尽快“入世”,俄罗斯在“入世”谈判过程中就农业这一最具争议领域做出了降低进口关税、改进配额管理、削减农业补贴等多方面让步[1]。农产品是中国对俄罗斯出口的重要商品。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数据,2016年,俄罗斯是中国农产品第八大出口市场和第十大进口市场,中国是俄罗斯农产品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四大进口市场。2014年8月7日,为了回应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和挪威因乌克兰危机进行的制裁,俄罗斯政府宣布全面禁止从这些国家和地区进口牛肉、猪肉、水果、蔬菜、禽肉、鱼类、奶酪、牛奶和乳制品,“进口禁令”立即生效、为期1年[2],2015年6月决定将该禁令从2015年8月6日起延长1年[3]。俄罗斯政府此后还宣布,从2016年1月1日起禁止从土耳其进口大部分农产品[4],直至2017年5月才取消;从2016年2月15日起禁止从美国进口大豆和玉米[5]。2016年7月,俄罗斯政府宣布将对欧盟等的农产品“进口禁令”继续延长至2017年底[6]。在此背景下,本研究在分析俄罗斯农产品进口及中国农产品对俄罗斯出口现状的基础上,深入探讨中国农产品对俄罗斯出口前景。

1 俄罗斯农产品进口概况

1.1 俄罗斯农产品进口历程

1992—2016年俄罗斯农产品进口额走势总体上经历了4个阶段(图1):第一阶段平稳上升期(1992—1997年),1992年俄罗斯农产品进口额为76.21亿美元,1993年小幅下降,1994年起持续增长,1997年达到132.20亿美元,此阶段年均增长率为11.65%;第二阶段调整下降期(1998—2000年),从1998年的111.52亿美元持续下降至2000年的79.34亿美元,此阶段年均增长率为-15.65%;第三阶段快速增长期(2001—2013年),从2001年的97.06亿美元增加至2013年的437.62亿美元,仅在2009年和2012年出现一定下降,此阶段年均增长率为13.37%;第四阶段政策调减期(2014—2016年),“进口禁令”实施以来,从2014年的405.98亿美元持续下降至2016年的255.27亿美元,此阶段年均增长率为-20.71%。1992—2016年俄罗斯农产品进口额的年均增长率为5.17%。

图1 1992—2016年俄罗斯农产品进口额及其增长率变化

Fig.1 Changes of Russia′s agricultural products import value and its growth rate,1992-2016

数据来源:UN Comtrade

注:根据1992年版HS二位编码对贸易农产品进行界定和分类,包括了01章至24章以及51章和52章

1.2 俄罗斯农产品进口产品结构

1992年以来,俄罗斯对活动物、肉及食用杂碎、鱼等、乳等、活植物等、食用蔬菜等、食用水果等、咖啡等、油籽等、树胶等、动植物油脂等、可可及其制品、谷物粉等、蔬菜及水果等的制品、杂项食品、饮料等农产品(本研究的农产品分类根据HS分类法)的进口比重总体上均有所提高,对其他动物产品和编结用植物材料等农产品的进口比重均较为稳定,对谷物、制粉产品等、肉及鱼等的制品、糖及糖食、食品工业残渣等、烟草等、羊毛等动物毛和棉花等农产品的进口比重则均有所下降(表1)。从2010—2016年俄罗斯各类别农产品的进口比重来看,肉及食用杂碎由17.59%降为8.94%,乳等在8%左右,食用水果等持续高于13%,鱼等、食用蔬菜等和饮料等处在5%~10%,这6类农产品是俄罗斯的主要进口农产品;咖啡等、油籽等、动植物油脂等、可可及其制品、蔬菜及水果等的制品、杂项食品、食品工业残渣等、烟草等大都处在3%~5%,这8类农产品也是俄罗斯较为重要的进口农产品;2010—2016年俄罗斯对上述这14类农产品的进口额合计占农产品进口总额的比重持续高于83%。从总体上看,近年来俄罗斯农产品进口产品结构出现了一定变化且产品集中度很高。

1.3 俄罗斯农产品进口市场结构

2012—2016年欧盟一直是俄罗斯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市场,但受到“进口禁令”的影响,俄罗斯对其农产品进口比重明显下降,从2012年的34.90%降为2016年的22.47%;美国、乌克兰和挪威等俄罗斯原来的主要农产品进口市场也受到“进口禁令”的明显影响,2015年和2016年均跌出了俄罗斯前十大农产品进口市场;与此同时,俄罗斯对白俄罗斯、中国、东盟、印度以及巴西、厄瓜多尔、巴拉圭、阿根廷等的农产品的进口比重均出现不同程度增长(表2)。总体上看,虽然俄罗斯前十大农产品进口市场各年均有所调整,但2012—2016年俄罗斯对前十大农产品进口市场的进口比重合计持续高于71%,表明近年来俄罗斯农产品进口市场结构虽有一定变化,但市场集中度一直较高。

注:本研究中欧盟的数据包括英国,东盟指东盟10国

2013年,欧盟不仅是俄罗斯全部农产品的最大进口市场,还是俄罗斯肉及食用杂碎、乳等、食用蔬菜等、食用水果等、蔬菜及水果等的制品、杂项食品、饮料等、食品工业残渣等的最大进口市场,也是鱼等、烟草等的主要进口市场;俄罗斯主要进口农产品的进口市场结构均具有较高或很高的集中度,主要进口农产品前四大进口市场的进口比重合计都超过了50%。其中,肉及食用杂碎、蔬菜及水果等的制品、杂项食品、饮料等、食品工业残渣等均超过70%,乳等则超过90%。

2016年,受“进口禁令”影响,欧盟在俄罗斯的主要农产品进口市场份额明显下降,具体来看,仅蔬菜及水果等的制品、杂项食品、饮料等、食品工业残渣等、烟草等类别农产品仍是俄罗斯的最大进口市场,而在其他主要农产品上,原来的进口地位被巴西、智利、白俄罗斯、中国等国家所取代。由于进口农产品在俄罗斯的市场占有率一直很高,且俄罗斯也难以在短期内通过大幅提高国内相关农产品供给能力来完全填补“进口禁令”造成的这些农产品国内供给巨大缺口,仍需从国外大量进口,因此,就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主要农产品出口国家或地区提供了很大的市场空间。

2014年8月7日,俄罗斯宣布全面禁止从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和挪威进口牛肉、猪肉、水果、蔬菜、禽肉、鱼类、奶酪、牛奶和乳制品,具体涉及肉及食用杂碎、鱼等、乳等、食用蔬菜等、食用水果等、肉及鱼等的制品、蔬菜及水果等的制品7类农产品。

2013年,俄罗斯对这7类农产品的进口额分别占农产品进口总额的15.42%、6.54%、10.07%、6.59%、14.63%、1.63%和3.66%,合计为58.54%。具体来看,欧盟是俄罗斯肉及食用杂碎、乳等、食用蔬菜等、食用水果等、肉及鱼等的制品、蔬菜及水果等的制品的最大进口市场以及鱼等的主要进口市场,挪威是俄罗斯鱼等的最大进口市场,美国和澳大利亚也是“进口禁令”涉及的俄罗斯部分农产品的主要进口市场;俄罗斯对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和挪威的7类农产品分类合计的进口额分别占俄罗斯这7类农产品进口额的39.59%、50.12%、44.50%、32.74%、27.45%、41.54%和37.88%,合计达97.04亿美元,分别占俄罗斯这7类农产品进口总额和全部农产品进口总额的37.88%和22.17%(表3)。可见,“进口禁令”针对的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和挪威,大多原来是俄罗斯主要的农产品进口市场,针对的主要7类农产品也都是俄罗斯的主要进口农产品。

注:本研究中欧盟的数据包括英国,东盟指东盟10国

作者: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 孙致陆 李先德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刘学明


分享到: